4、当前赚钱效应扩散已相对充分,此时需向高景气的行业方向聚焦,而行业内部也需要向优质龙头聚焦。

三、2019年债市收益更多来自于信用风险的博弈